乐福彩票

                                                            来源:乐福彩票
                                                            发稿时间:2020-08-11 05:39:02

                                                            港媒报道称,香港国安法立法决定于5月21日提交全国人大审议,翌日“香港众志”急忙发起“应急资金筹募”,一个月募得超过19万美元(约150万港币)。6月27日传出罗冠聪及“香港众志”另一成员郑家朗已远走海外,据透露罗冠聪离开时携带巨款,逾19万美元的众筹款根本就是为罗冠聪、郑家朗骗取的“走佬钱”。特朗普政府通过行政命令给中国公司拥有的社交媒体下最后通牒很令人揪心。但要涉险过关,就必须了解美国为什么要打压微信、TikTok,相关的动机又都是从何而来的,然后有章法地去各个击破。笔者主要溯源分别来自立法体系、行政体系和总统个人三个不同方面的动机来浅述事情的起因,并试图抛砖引玉提供针对每一个主体的对策。

                                                            第二层压力来自于美国的官僚体系,尤其是和信息安全相关的政府部门。

                                                            特朗普对TikTok的威胁看似是对一个中国公司的挑战,但其根本上是对美国价值观的挑战,也是检验美国一直推崇的价值是否真的经得起考验的时刻。

                                                            8月9日,中央人民政府驻香港特别行政区联络办公室发言人发表谈话指出,美国一些政客反复拿香港做文章,企图给中国制造麻烦、拖住中国脚步的打算注定不会得逞。

                                                            因为这样的揣测,双方都想去除这样的潜在的隐患。这也是为什么就在特朗普宣布对两家公司的行政令前几小时,美国国会参议院也通过了一项禁止任何人在政府发放的电子设备上下载TikTok的禁令,虽然没有任何实际的证据证明TikTok有错。

                                                            对立法体系而言,游说显然是较好的方式。就连美国的一些医院都要靠雇前政客游说方能在应对新冠疫情的时候获得所需的资源。在危机时刻,TikTok尤为需要有了解华盛顿盘根错节势力并能施加影响力的说客。而这些说客一般来说给的价格足够高,让其做得足够低调,自然能取得一定的进展。对于TikTok这样的大公司来说,之前很可能已经雇佣了一些游说集团,现在可能需要适当加码。

                                                            其中缘由,或许正如法官所说:“多案在身的被告的确有较高的潜逃风险。”

                                                            也就是说,美国自己的相关部门及有直接合作的承包商一直都在做这样偷鸡摸狗的勾当,他们觉得中国公司如果可以这么做却不这么做是不正常的。比如CIA的分析师们日前就表示没有证据显示中国政府或相关部门通过手机应用程序进入智能手机中获取了用户信息,但他们仍觉得这“很有可能”。

                                                            ▲香港市民开香槟庆祝黎智英被捕(香港《文汇报》网站)

                                                            对美国国会来说,TikTok和微信带来的是潜在的风险。